欢迎光临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华体会体育入口官方网站!

19153719575@163.com

191-5371-9575

电话:191-5371-9575

合作案例

即将交付的首架C919试飞成功

来源: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  作者:hth华体会体育入口  更新时间:2022-09-29 10:08:15

  从成功起飞到安全落地,从发动机的安装位置到机舱内的座位布局,C919背后助攻是了不起的“湖南造”。

  据新华社报道,5月14日6时52分,编号为B-001J的C919大飞机从上海浦东机场第4跑道起飞,于9时54分安全降落,标志着中国商飞公司即将交付首家用户的首架C919大飞机首次飞行试验圆满完成。目前,C919大飞机试飞取证和交付准备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据湘声报报道,2015年7月,中航工业飞机起落架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航飞机”)向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交付了C919起落架,“中航飞机”位于长沙望城境内。公开资料显示,公司主要制造各种机型的起落架,同时从事飞机液压附件生产、国外先进起落架零部件转包生产、军民用起落架修理和民用液压油缸、泵阀等生产。

  2017年5月5日,国产大型客机C919在上海浦东机场冲上云霄,成功完成首飞任务。中航飞机民机与国际合作部部长罗鹏程亲眼目睹了首飞盛况。

  “现场有一个大屏幕,同步直播伴飞飞机跟班拍下的C919飞行的全过程。从屏幕上,可以清晰地看见C919试飞全程没有收起起落架,而且它一直是摄像头追踪的主角,因为它是腾飞的起点,更是安全的重点。”

  起落架,顾名思义就是飞机起飞降落或在地面滑行时支撑航空器的装置,是飞机的重要的承力装置之一,和机体、发动机、航电系统构成现代飞机的四大主要系统。没有了它,飞机既不能上天也不能下地,也就不叫飞机了。

  “起落架相当于人类的大腿。起飞滑行都靠它,没有它,飞机既不能上天,也不能下地,也就不叫飞机了。”罗鹏程说,航空界都把C919亲切地叫作“九妹”,而起落架就相当于“九妹”的“大腿”。

  “整个飞机起落架系统,由上万个零件组成,仅主起落架上就有4000多个零部件,其中缓冲支柱上有500多个。在技术含量和配置要求上,都极为苛刻。”罗鹏程介绍,公司重点选取了加工难度最大的其中43项典型零部件试制,包括主起外筒、活塞杆、上下扭力臂、轴销等主要结构件。

  有些配件在制造方面无任何经验可借鉴,工艺团队要对着设计图摸石头过河。“研发和创新的背后是无尽的辛苦,那段日子,厂里的工艺工程师张成,带着团队每天吃睡在厂里,其中一个内筒的初加工,一干就是4个月。”罗鹏程说,几乎每一个零部件都要在数模上反复推演,一步步修正加工方案,才能大功告成。此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创新,就是引进了我国航空领域第一条柔性加工制造生产线年开始试运行。

  罗鹏程还透露了一组数据:起落架系统,大约占飞机总重量的3.5%-5%,占飞机结构总重量的15%-20%,占飞机总造价的5-10%。

  高速着陆的飞机要想短时间内“刹住”,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像汽车驾驶员踩下刹车那么简单。它对飞机的刹车系统要求极高。飞机降落时,刹车片要承受巨大的摩擦力和上千摄氏度的高温,如果承受不住考验,就会机毁人亡。C919上的机轮刹车系统,也是“湖南造”。

  据时刻新闻报道,早在2010年7月,C919大型客机项目起落架系统和机轮、轮胎及刹车系统合作意向书在长沙签署。美国霍尼韦尔集团与湖南博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长沙鑫航有限公司组建合资公司——霍尼韦尔博云航空系统(湖南)有限公司成为C919大型客机机轮与刹车系统的供应商。这可谓是一次强强联手,湖南博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土生土长的湘企,由原中南大学校长、博士生导师黄伯云教授创建,为湖南省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产品涉及航空、航天等多个领域,多种机型航空刹车副已广泛应用于军民用飞机上。

  据中南大学微信公众号和长沙发布公众号文章显示,1945年11月,黄伯云出生在湖南益阳南县一个农民家庭。1988年,他拒绝了美国企业和高校的高薪聘请,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在美国完成硕士、博士、博士后学习的归国留学人员,并将注意力放在了碳/碳航空刹车片这一前沿研究领域。

  当时,国际上通用的航空刹车片有金属盘和碳/碳航空制动材料制作的盘。而和金属盘相比,后者重量轻、性能好、耐高温、寿命长,被称为“黑色的金子”,但当时我国全部依赖进口,不仅价格高,而且受制于人。

  “对飞行器来说,重量对性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作为飞机,减轻1克都需要努力。”黄伯云说,“这是国家的重大需求,我们不能绕着走啊。”

  带着这样的信念,黄伯云开始了研究,但这确实也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碳/碳航空制动材料是先进的复合材料,第一个“碳”指碳纤维,只有人头发丝的十分之一粗,好像钢筋混凝土中的钢筋;第二个“碳”指碳基体,由看不见、摸不着的碳原子组成,好像钢筋混凝土中的水泥、砂石。要让数以亿万计的碳原子按着人的指挥排列在碳纤维之间,才能产生出比重轻、密度低、性能好的材料,技术难度可想而知。

  为了攻破技术难关,黄伯云带领的团队去国外生产车间参观,但遭到了拒绝,他们从国外买了样品回来,解剖以后却发现是一个废品。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在实验室的基础研究之后,他们开始了工业试验,在无数次的失败后,他跟课题组说:“科学研究不可能没有失败,但失败了不能轻易放弃,而且要‘死马也当活马医’,找到病症,对症下药。我不会走回头路,定了一个项目,就是将自己这条老命搭进去也要干成!”

  有志者事竟成,黄伯云终于成功研制出高性能碳/碳航空制动材料,并且走了一条和国外不同的路,而这条路做出来的盘性能更好,成本更低,使我国成为继美、英、法之后,第四个能够应用自主知识产权生产飞机刹车片的国家。

  2017年5月5日,黄伯云受邀赴上海参加C919首飞仪式。他久久无法忘记那一瞬间的感动,“当C919冲上云霄那一刻,除了震撼就是激动!”

  据新华社、株洲晚报报道,出生于株洲醴陵、曾就读于长沙雅礼中心的程不时是C919项目的专家组成员。

  令程不时骄傲的是,C919在设计中,就有很多是借鉴自他主导设计的“运10”,如发动机的安装位置、机舱内的座位布局等。

  “在我幼年的心目中,飞机是可爱的天使。”程不时说。1934年,4岁的程不时家住湖北汉阳机场附近,常常有飞机低低地越过他的头顶。

  “这样的一个大家伙能够飞上天,还可以把人带到天上去,我觉得真的太好奇了!”他希望自己也能接近这种能飞的机器,哪怕只是摸一摸也是福气。

  父亲是留德回国的工程师,程不时的家随着父亲的工作不断搬迁,山东、河南、广西、湖南……这个时期,程不时眼中的飞机,从天使变成了魔鬼。不管搬到哪里,他们都常遭受飞机的轰炸和扫射。“我的小学和中学阶段,几乎都处在日军不断进逼下的逃难中,这其中的苦难简直难以尽述。”

  程不时一家搬到桃源时,河的对面是一家炮厂,不知日军如何知道了炮厂的位置,派飞机来轰炸。“我们隐藏在田间小沟里,上面盖上少许树枝,成为一个透着光点的甬道。透过树叶的缝隙可以看到日军飞机一次又一次地飞掠过田野,低得可以看清飞行员的飞行帽。只见飞机盘旋着,一种耀武扬威的姿态,然后传来一阵阵炸弹爆炸声。这些漆着‘红膏药’的飞机,在我的心目中有多么狰狞可恨!”

  尽管逃难的生活颠沛流离,但程不时没有放弃学业。1947年,他如愿成为清华大学航空工程专业的学生。1949年10月新中国开国大典时,程不时是“飞机灯”表演方阵的代表。

  “这架飞机灯不是按一般灯笼的结构制作,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飞机的实际结构。”程不时说,“飞机灯由一辆推车载着在前的灯海中大放异彩。通过检阅台时,受到热烈鼓掌喝彩。”有人对队伍高喊:“希望你们以后设计出真的飞机来!”

  程不时走在队伍中,听到这话不禁喉咙哽咽。“今天大概很少人知道,新中国第一架自己设计的飞机是一架纸飞机,出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第一天。这丝毫不带任何嘲弄,而是一个象征,代表着一种汹涌的建设热情。”程不时说。

  时间线大型客机是我国按照国际民航规章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喷气式民用飞机。今天,我们一起回顾C919的成长瞬间:

  中国商飞公司正式发布首个单通道常规布局150座级大型客机机型代号“COMAC919”,简称“C919”。

  C919大型客机首架机在浦东基地正式总装下线首架机的机体大部段对接和机载系统安装工作正式完成,同时,标志着C919大型客机项目工程发展阶段研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为下一步首飞奠定了坚实基础。

  C919大型客机103架机圆满完成第一次飞行,标志着当时共三架C919飞机进入试飞状态。

  6架C919在上海、阎良、东营、南昌等地进行飞行试验,开展了一系列地面试验和飞行试验。

  江西省南昌市举行2020南昌飞行大会。C919国产大飞机亮相南昌天空,带来全球航展首次动态展示。

电话:191-5371-9575
立即咨询>>

鲁公网安备 37088202000326号